新食谱养生网^_^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贸易战携通胀侵蚀美国经济,FED过快升息或触发债务危机
2018年08月09日
2018年对于黄金而言是颓败的一年,跌幅超过了10%,从年内高点1363美元附近下跌至了近期的1204.41美元。这是因为美国经济总体向好,同时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使得美元吸引了大量避险资金涌入,推升了美元的不断走强进而施压金价。

但是市场人士认为,美联储对于已经疲软的美国经济过度收紧,有可能会导致美联储在未来的加息中采取完全逆转的方式来缓解加息预期,这种情况成为现实的可能性正一步步放大,并已经开始出现一些明显的信号。

由于采取多轮量化宽松政策,同时自2008年至2013年间在没有引发经济衰退的情况下一直维持零利率政策对经济产生了明显的负面影响,美联储对此束手无策,因此不得不在未来选择减缓加息的进程。

美联储忽略缩表的影响,加快升息或导致通胀快速上升


美联储过度紧缩是无可争议的。按照美联储的加息点阵图,美联储将会选择3月、6月、9月以及12月选择加息,每次加息25个基点,一年累计加息1%。与此同时,美联储还在以6000亿美元/年的速度在不断的缩减资产负债表。

缩表的影响是否刚好等价于加息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这是因为缩表和加息同步进行的举措在美联储过去105年中从未有过。但是通过数据比对,最好的估值是将当前美联储缩表的影响和每年加息1%相对等。

将实际利率与资产负债表减少所隐含的利率上升结合起来看,这意味着美联储自2015年末以来每年以2%的速度上调名义利率。实际通胀看起来上涨幅度有限,在过去的6个月中以不足0.5%的年率进行上涨,但是随着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加快,这或导致实际利率(通货膨胀率)每年上涨1.5%。

对于3年前利率为0的美国而言,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掺杂了太多人为成分,或有虚高的可能


如果美国的经济确实十分的强劲,这种加息的方式显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事实上美国经济正处于拐点之上。2018年第二季度实际GDP的增长为4.1%,但是这其中超过4.7%的实际增长是由于消费、固定投资(主要是商业投资)以及较高的出口(在关税生效之前)所推动的。

其他的一些因素影响则相对较小(政府支出增加0.4%)或者说以负面消息为主(私人投资下降1.1%)。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似乎是临时的,并且掺杂了很多人为的因素,因此在未来的几个季度里,经济增长放缓将是大概率事件。

美联储似乎忽略了这些负面因素的影响,他们维持此前对于2018年下半年经济增长预测,即2.27%,同时预期整个2018年的经济增长率均值为2.71%。这一数据较之2009年6月经济衰退以来2.19%的平均经济增长率出现了显著的提升。

美联储认为今年下半年一切都将顺利进行。但是这显然是一个一厢情愿的想法,实际上在第二季度GDP大幅增长中,农产品出口的大幅增长对于推动经济增长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但这是因为亚洲的进口商在美国的关税实施前扩大了对于美国大豆的进口。

私人债务和政府债务不断累积,或加大美国经济受攻击的可能


此外,美国的经济模式为信用消费模式,消费的增加往往也是和信用相挂钩的,过多依赖信用消费以及美元的不断走强,将会加大信用违约的可能,这也是潜藏在美国经济中一颗隐形炸弹。

这在私人债务部门表现的尤为明显。在大萧条发生后美国的私人债务出现了大幅的下降,但是当前美国的私人债务水平依然居高不下,甚至略超过大萧条发生前的私人债务水平。

此外美国政府的债务也处于不断增加的过程中,这意味着美国政府在未来将会经历更为明显的金融冲击。

历史经验表明美国经济增速过4%后往往会伴随一定的衰退


数据表明,在过去的9年里,美国实际GDP增长有4次超过4%,但是前几次无一例外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出现经济增长率为0,甚至为负值的情况。目前看来,没有明确的理由可以说明今年的第二季度会有何不同,那意味着未来几个月美国的经济增长将会出现一定程度的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