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食谱养生网^_^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美日贸易谈判开启在即,台面下特朗普安倍各怀鬼胎
2018年08月10日
当地时间9日,美日将在华盛顿举行新一轮部长级贸易磋商。美日双方将会就汽车关税以及TPP等有关议题进行讨论。尽管美国强硬的态度显得日方相对弱势,但是日本与多国签订的贸易协定将成为对美谈判的有力筹码。除了汽车关税问题,预计双方也将在农产品问题上展开磋商,但是这个问题对于双方而言无疑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美国气势汹汹欲逼日本签订FTA


在本次会谈召开前,美日其实各怀怪胎。对于美国而言,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一直有同日本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意愿。在今年4月,特朗普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达成共识,要建立一个新的贸易框架,以实现“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贸易。

美国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想缩小美日之间的贸易逆差,作为对美贸易第四大顺差国,美国认为日本封闭的农业和汽车市场是导致贸易逆差的重要原因,同时为了弥补此前因退出“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所造成的损失,日本应当与美国签订FTA。

事实上,美国在FTA的签署问题上态度十分强硬,并多次就美日逆差问题发难日本。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7月底的听证会上,在表示将会与茂木敏充在未来30天内展开磋商,争取达成总体意向同时,也不忘抱怨美日之间长期的贸易逆差。

在贸易问题上,日本的立场则稍显弱势,并已经有所让步。日本有关媒体表示,日本计划在茂木会见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时提出考虑创建一支主权财富基金,用以投资美国的基础设施项目以及美日在其他地区的联合投资项目,同时日方还将增加购买美方的天然气和军用装备,以削减日本对美贸易顺差。具体方式是可能最早在2019年4月开始发行债券,从私营部门筹集资金。

日本寻求解决汽车关税问题,TPP仍是努力重心


日本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寻求在中期选举前寻求美国对于日本关税的豁免,尤其是汽车关税的问题,同时促成美国重返TPP。

汽车关税的问是谈判的核心问题,这是由日本的产业特点所决定的。事实上,日本汽车在美国市场的占有量是相当大的。目前,美国是日本汽车的主要市场,日方每年在美国生产近380万辆汽车。

日本大和研究所(DAIWA)的一份研究显示,如果对从日本进口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收20%的关税,这将意味着日本的生产商要付出额外的9500亿日元(85亿美元)的成本。

2017年对美出口汽车达到170万辆,汽车和相关零部件出口额为560亿美元,占日本对美出口总额的40%,比重之大可见一斑。

至于安倍为什么强烈要求美国重返TPP则是其下的更大的一盘棋。

提升支持率,实现连任
加入TPP正是安倍在日本经济低迷背景下为发展日本经济竭力促成的结果,有利于构建新的贸易体系,将许多新兴市场国家排除在外。但是随着特朗普一上任便公然退出TPP,这对于安倍而言是当头一棒。

事实上,自从学园事件丑闻爆发以来,安倍的支持率在持续下降,尽管近期支持率上升0.7个百分点至43.8%,但是安倍能否连任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如果促成美国重返TPP将会极大的带动支持率的上升,为安倍连任打下基石,使其成为日本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对安倍而言,这是无论如何都想要争取的头衔。

构建有利的贸易环境
其次是在TPP的框架内,避免了许多新兴市场的竞争,同时TPP强调知识产权保护,这对于日本产品的输出是极为有利的,如果美国被排除在这一体系之外,那么美国的可能会从外部对日本构成竞争,这对日本经济是不利的。

两大筹码


中日韩自贸协定
在美国发动全球范围内贸易争端初期,伴随着朝核问题取得了有效的进展,日本一度推动中日韩自贸协定取得了有效进展。

但随着世界贸易局势的不断恶化,短时间关于中日韩自贸协定的消息便销声匿迹。

但是这并影响它成为日本的一张手牌。由于东亚三国均受到了美国贸易政策的冲击,因此在美日难以达成一致的情况,不排除日本会选择重新与中韩联合来对抗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

日欧贸易协定EPA
日本第二张手牌分量更重。在美国宣布汽车关税后,日本与欧洲达成了“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并表示在未来还可能签订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值得一提的是,欧盟和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之和占全球经济总量大约三成,总人口超过6亿。就经济规模而言,EPA是迄今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根据EPA,欧盟取消了对约99%日本商品的关税,日本取消对约94%欧盟商品的关税,其中包括82%的农产品和水产品,并且承诺这一比例未来数年内也将上升到99%。这种接近于零关税的自由贸易协定正是美国所追求的目标。这也促成了特朗普与容克在后期的贸易谈判中达成了初步协议。

两难抉择——农产品


安倍所在自民党的选民大部分是农民,同样的美国总统也是由美国的农民兄弟推举上台的,因此美日两国在农业政策上都不敢轻易的做出让步。

此前,美国农业部公布价值120亿美元的短期援助计划,以帮助受到贸易关税影响的农民。但该计划遭到许多国会议员、农业协会代表和农场主们的反对,他们纷纷表示“要市场不要补贴”,敦促特朗普政府尽快结束与其他经济体的贸易争端。

此外作为对美国关税措施的反制,中国于7月初开始对美国包括大豆等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同时作为替代措施中国扩大了对于巴西大豆的进口。这提升了巴西取代美国成为全球头号大豆生产国的可能,进一步引起了美国农民的不满情绪。有消息称,在中国出台相应的措施后,美国大豆的国际价格在1个月内从1蒲式耳10.5美元急剧降至9美元以下。

因此美国农业因贸易关税所受到的影响正越来越大,这使得美国或考虑适当的放宽。

对于美国而言,日本若放开农产品市场,将会缓解美国目前农业出口的窘境。数据显示,日本目前针对进口牛肉的关税是38.5%~50%,这对于美国的牛肉出口显然是不利的。不过日本方面表示,美国如果愿意重返TPP,那么日本将同意大幅度削减牛肉关税,将瘦牛肉的进口关税从38.5%削减至9%,且日本还同意废除特定内脏产品的进口关税。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美国农产品出口的阻碍。

但是问题是,特朗普所寻求的是日欧贸易谈判那般接近零关税的协定,因此美日两国可能会在具体的税率减免上发生分歧。

对于美国而言,税率减免的幅度影响是有限的,因为美国国内的消费需求比较旺盛,但是对于日本而言,过低的税率可能难以对农产品形成保护,作为以出口为导向的日本而言,这将是一个两难的选择。